河北省保定市曲陽縣北臺鄉韓家峪村村支書肆意貪腐涉黑涉惡二十余年

標簽:制冷系統 骰宝技巧 春日鄉

 村民們質疑: 究竟是誰為其撐保護傘?

在全國反貪反腐高壓態勢依然強勁,直逼農村基層的新形勢下,一場打黑除惡的風暴又勢如破竹般興起!河北省保定市曲陽縣北臺鄉韓家峪村民們反映的該村村支書張增川、張增放(親兄弟)輪流執政期間,肆意貪腐,涉黑涉惡,持續20余年的違紀違法行為,引發村民強烈反響,對此苦不堪言,怨聲載道。他們迫切的期盼著中央媒體的介入,期盼著相關部門盡快啟動調查程序,還國家法紀以尊嚴,還村民以安寧!

(一)

首先張氏兄弟貪污扶貧款賣地款及各種名目巧取豪奪,數額巨大,已觸犯黨紀和法律的底線。

2016年張增放以搞養殖廠養驢為名,把我村坡地開發后賣給煤炭物流園得款100多萬元。

2016年張增放以20戶貧困戶的名義騙取扶貧資金20萬元歸為己有。

張增川、張增放在1998年,張增川以其弟張增放執行工作被打為借口,強把我村舊大隊房后20棵大楊樹歸為張增放己有,所有村民及在職干部,不敢言,樹木的價值約1.5萬元。

2015年,張增川、張增放合謀把我村3000畝荒山依搞開荒種地為名,以60萬元的價格承包給劉雪萍。現己成為曲陽縣永寧煤炭物流園區有限公司(張增川為曲陽縣永寧煤碳物流園區有限公司代理人)。群眾敢怒不敢言,實際曲陽縣永寧煤碳物流園區有限公司已成為他們家的天下。現曲陽縣永寧煤炭物流園區有限公司占地1700多畝毀林幾萬余棵。每畝每年對外出租租金為1至2萬元,約年獲利2500萬元左右。車輛進出收費,每輛50元,日均幾千輛,內部對外聲稱光進出費年收入約3000萬元左右。

現曲陽縣永寧煤炭物流園區有限公司股份:張增川侄子張興龍30%、孟江堯本村副書記之子孟亞東占30%、前任本鄉黨委書記的妻子張勝琴占20%、李新民占20%,我們到鄉黨委及縣政府反映多次,至今未答復。村里的集體財產全都被他們霸占了。

張增川依仗勢權把我村唯一一口機井獨吞獨占供曲陽縣永寧煤炭物流園區有限公司使用,目前拉水車輛幾十輛輪回,導致我村地下水位下降,村民飲水困難。

在曲陽縣永寧煤炭物流園區有限公司建設施工中張增川與張增放利用關系,說這是縣里的開發項目,是我村有地村民土地賠償款,得不到合理賠償也不敢聲張,怕以后打擊報復。特別是孟權父親孟現錄和孫許升共計十五畝左右土地,到現在也沒有得到應有的賠償。

(二)

其次張氏兄弟依仗勢權欺壓百姓,涉黑涉惡,罪責累累!

2000年,張增川以集資交農業稅為借口,違法施政,將該村張文元7000多元的三輪車扣押,并進行毆打,三輪至今車不知去向。導致張文元家庭精神傷害,多年不能干活。

張增川在2001年春天,修保阜路期間,欺壓施工人員,不給錢就不給用電,毆打工頭兩次,使施工人員沒有完成工程任務,損失慘重,狼狽回家。

2003年2月,張增放依仗勢權拿菜刀到村民孟大軍家將孟大軍的頭部砍傷,并將其妻手指砍傷,受害人多次到縣里上訪,因張增放家族勢力,人際關系,到現在仍未得到處理。

2003年8月,以村民孟增憲選舉不聽話為由,讓其父到孟增憲家挑釁鬧事,并把孟增憲打成雙腿骨折。同一天,張氏家族,拿鐵棍和菜刀找到張文元蜜棗廠,將張文員打傷,毀掉了正在加工的蜜棗廠,把工人全部趕走,造成了重大經濟損失。(公安局備案了但至今未處理)。

 

2004年,張增川,以村民張經驗向上級反映問題不跟他一條心為由,帶多名打手到張經驗家中把張經驗打傷,導致其數月不能起床。全家人每天以淚洗面,不敢喊冤。

張增川瘋狂的畫地為牢歐打我村孟增寬,依仗勢權和黑惡勢力威脅村民孟增寬說,“出圈必死”。使我村村民孟增寬一天都沒敢出圈。

毆打我村水利承包人員張新國,后張新國不服,找當地派出所討公道多年未果,得病抑郁而亡。

2007年,張增放、張增川打壓群眾支持他的哥哥張彥增,把村民張振杰、張二亮、張文元等多戶村民的照明線路切斷,揚言稱電是他們家的,導致十多戶村民用電困難,無奈求鄰村供電。

(三)

張氏兄弟以權謀私獲利,依仗職權霸占集體以及村民土地

2004年張增川、張增放依仗勢權私自把我村開發的,舊糧站房基地兩處,給他的親姐張彥花所有。大隊未收一分錢,而我村當時開發的宅基地每一處3萬元。

2005年張增川依仗職權權錢交易,把我村東溝200多畝山坡集體用地以2000元的價格,給了當時的鄉黨委書記劉玉章。后來這塊土地開發時強占農民土地,毀害棗樹數百棵,給村民造成極大損失,后劉玉章轉手獲利。

2007年張增川伙同孟江堯(該村現副書記)把我村林地幾百余畝開發利用出租,從中獲利。

2007年,張增放依仗職權把我村西溝30畝林地開發并順手賣給土嶺村張愛增,從中獲利。

張增川依仗職權強占村民集體道路,修建兩座門臉房出租獲利年約七八萬元。因樓房影響道路使村民沒有一個順暢道路進出村莊,因視線不好交通事故頻頻發生,從2010年到2018年交通事故頻發,多人深受其害,有人因此喪生。

2010年,張增川利用村民張聰賢以搞開發投資為名,強把我村集體70畝開發土地,100萬元的價格歸為己有。村開發的剩余200多畝以承包期20年交400萬租金,中途不允許轉租轉讓的形式承包給山西客戶。如違約租金不退,地皮歸村委會所有。到現在已成張增川的財產,一切由張增川對外出租并從中謀取暴利。

2015年張增川利用保護傘,把原先鋒廠的浴室、衛生所、煤站多處房產歸為己有,無任何手續。

張氏兄弟橫行鄉里稱霸一方,無惡不作,欺壓百姓;貪污腐敗涉黑涉惡,人性理智已經泯滅。村民雖無數次的向政府反映、上訪、報案都得不到解決。究竟是誰在為張氏兄弟撐腰?

現在中央主持全國掃黑除惡行動的全面展開,讓這個村長期備受欺壓的老百姓看到了希望。相信在黨中央習主席英明領導下,這個問題會得到各級各部門的高度重視,張氏兄弟及其保護傘會在國家反腐風暴和打黑除惡風暴中露出原形,接受黨紀國法的嚴懲,給這個村廣大群眾一個滿意的答復。(杜清風)

【免責聲明:本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及時同本網聯系。】


掃一掃手機訪問

發表評論